塞卜拉海

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白月光是饿狼MOW版本限定Terry,狼亲子长期不足。

铁杉树丛Hemlock Grove | 直到终焉

在给枪上膛的时候,Peter依旧有点恍惚。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在他和Roman联手杀了那条老魔鬼鱼之后,Annie告诉他是Roman杀死了他最亲爱的表姐。Peter甚至来不及嘲笑命运的作弄,就已经在杀死Roman的路上了。


他和Roman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本以为在一切结束后,他可以和Roman一起生活,抚养Nadia,偶尔去寻找抑制Roman血统,和阻止他自己成为暴狼的方法……最后在铁杉镇终老。


祈求凡人幸福的两个怪物,荒唐又可怜。


Peter赶到那条肮脏的小巷子时,Roman刚吃完他的“晚餐”——一个可怜的站街女,委顿在Roman脚下。


Peter顿时被激怒了。他怒不可遏地向Peter开枪,子弹打在Upir身上不出所料被弹开。Roman转身看到他,只有一瞬间的惊讶。


Peter咬紧牙关,他明白了Annie说的是对的。


Roman轻而易举地打掉他的枪,像拎起一只猫崽子一样抓住他扔出去。Peter撞到墙的时候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他挣扎着爬起来,抽出匕首怒吼着再次扑了上去,带着无路可退的绝望。


刚猎食过的Upir身体机能与猛兽不无二致,Roman抓住Peter的手腕,强硬地把Peter掼到墙上,在这场有有失公允的角力中,用不可置疑的力度压下Peter的手,将刀捅进Peter的身体。


这场争端快速地结束,他们用近乎温存的姿势相抵着,如果不是插在peter腹部的刀还握在他手里,他甚至要认为这是他们数不清的快乐时光中不值一提的一段了。


吉普赛狼人缩在他怀里,虚弱地颤抖着,依旧温暖,身上有阳光和Nadia的气味。


在那个冰冷得像坟墓的大房子里,某些时候Roman几乎就以为这是家的气味了。


他的手抚上狼人的脸,强迫他看着他,想从他将熄的眼神中读到什么东西。


Peter的眼睛很漂亮——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会有些冒犯,但Roman有时确实无法抗拒那双茶色的眼睛,不管其中是愤怒、惊喜、瑟缩还是失落,它们总是饱含生机、微光闪烁。


Roman甚至曾经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某种直指向自己的隐秘情感,这件事曾让他暗喜不已,整夜辗转反侧,却依旧恶作剧似的与Peter保持距离。


现在,他什么也看不到了——死亡的灰白还没覆盖Peter,但是Peter的某个部分已经消散了。Roman有些恼火,他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你是怎么发现的?……是Annie?”


Peter不作声,它体内的狼在哀嚎,试图向面前的怪物展露獠牙,但巨大的悲伤和愤怒让他属于吉普赛人的那部分灵魂想要逃离到永久的虚无中去。


他能做的只有用最后的力气看向他面前的人,他的Roman,他天真又爱哭的朋友,他满身血腥的爱,他几乎就能拯救他了。就算是现在,他依旧能看到Roman属于人类的那部分在犹疑不决。


他得替Roman下决定。


“Fuck……you”他轻轻说。


Roman的犹豫终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灭顶的悲哀。他泫然欲泣,左手却冷静地攒住Peter的下巴,将他的头一点点掰过去,露出Peter苍白的脖颈。他将这一切做得缓慢而慎重,仿佛在举行圣礼。


然后他狠狠咬下去。


这或许是他们最亲密的一刻,他们紧紧地拥抱,Peter在剧痛中如释重负地闭上眼睛,感觉到有冰凉的液体掉落在锁骨。


他突然什么也不在乎了,去他的铁杉镇,去他的非人类物种研究,去他的暴狼Upir,去他的Destiny,Andrew,Jetha……


他只想带着Roman,人类的那部分,开着Roman那辆贵得要死的老爷车,在盛夏的铁山镇公路上兜风,他负责讲一些无聊至极的笑话,而Roman大少爷会甩掉一些装模作样的拘谨,配合地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就像曾经那样。


直到终焉。


======================================

好久没用这个号辣_(:з」∠)_

最近突然想把第三季补一下……好吧,我好后悔,我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编剧请收下这份迟来的刀片(土下座)

以及最近四妹演的新版小丑回魂真是演技爆棚,虽然我看到那个笑容就笑得不行2333333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塞卜拉海 | Powered by LOFTER